首页> 工作动态> 2015>
 
两会之声(二十四):全国政协委员霍勇:中国心肌梗死没得到任何遏制
发布日期:2015-03-13 浏览次数: 字号:[ ]

  心肌梗死常可危及生命,在美国每年约150万人发生心肌梗死,中国近些年来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每年新发至少50万人。

  由于心梗死亡率很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脏中心主任霍勇教授身为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的主任委员,这些年一直致力于防治心肌梗死。他对《医学界》表示:虽然90%的心肌梗死可以通过预防而不发生,但是这些年我国的心肌梗死不仅发病率增高,而且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我国心梗还没能在任何层面上得到遏制。

  很差的成绩单

  我国的心肌梗死发病率资料很有限,但是病死率资料很多。北京阜外医院2014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显示,通过对全国30多个省市、162家医院随机抽样,在过去的10年中,2001年、2006年和2011年三个时间点上,心肌梗死病人住院人数从3万多人到7万多人再到15多万人,翻了5倍,但是住院人群中心肌梗死的死亡率却没有改变。

  

  对此,霍勇教授表示:“这反映出在这162家医院中,心肌梗死患者住院期间死亡率,在10年间没有任何改进。虽然大家都知道心肌梗死从介入治疗、溶栓到各种药物治疗,手段多了很多,从资料中也可以看出做介入治疗的患者也多出很多倍,但是死亡率并没有降低,这就是现实。”

  现实状况是,不要说很多病人送不到医院,但就送到医院的病人来看,医院能够参与救治的状况也没有得到改善。从中国冠心病介入治疗的国家数据库中2009—2013年的数据可以看出,能确切诊断心肌梗死并且送到医院能够接受介入治疗的,5年来比例一直稳定在30%左右,这个数据库收录的是全国1200家能够做介入治疗医院的数据。

  霍勇教授说:“这个数据说明,在能够做介入治疗的医院里,病人送去之后有70%没有做介入治疗。另一推算的社会层面数据显示,全社会每年只有5%心梗患者能得到有效的介入治疗或溶栓,跟国际上做的好的国家比差距巨大,像荷兰、芬兰国家,全社会心肌梗死早期再灌注治疗率都在80%以上,医院里甚至达到100%。”

  如此差的成绩单,霍勇教授认为:“从医院层面看是做的太少,病人做的比例很低,另外做的太差,指南要求90分钟以内做介入治疗,绝大多数医院都达不到,我们通过了一些项目去缩短这个时间,2013年结束的国家心肌梗死规范化救治项目第一期,全国53家大医院平均时间是112分钟,还有很大差距。另外医院救治从专业角度讲存在误导,介入治疗发展了,有人就认为不用做溶栓了,其实恰恰相反,溶栓还应该大力推广。”

  另外还有社会层面问题,病人送到医院后诊断会非常快,医院要求10分钟内就要做出心电图,做完心电图就能确诊是不是心肌梗死,但做完心电图之后医生大量的时间要浪费在与病人家属的谈话上。霍勇教授说:“如果一家有4个孩子,那根本不用做了,挨个谈完话后时间都浪费了。”

  此外,政府的政策导向也有问题,对急救投入太少,急救体系不完善。城市中50%心肌梗死病人是自己到医院的,25%是救护车送的,还有25%是别的医院转来的。所以霍勇教授说:“这说明急救非常不给力,心肌梗死那么多人,只有25%是救护车送来的,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当然也不能全怪急救中心,很多病人认为只要到医院,开车或打车都行,但这个病只有专业的救治体系才能帮你,只有救护车才能把你最有效最有针对性的送到医院。”

  解决办法

  中国心肌梗死的现状和其中存在的问题都很明确,因此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很容易,但要想解决问题并不是光靠医生就能做到的。

  霍勇教授设想的体系是这样的:医院的专业救治处于最核心的位置,围绕着这个核心的是急救网络,最外围的是公众,因此这个体系是三个同心圆的关系。其中医院要改进虽然有难度,但还相对容易些,难做的是医院与急救网络如何衔接,霍勇教授认为应该通过胸痛中心来衔接。

  “现在的急救中心和医院没有衔接,急救车拉上人后病人想去哪就得去哪,这样不行,心肌梗死时间就是生命,急救网络与医院从区域配置到救治流程都要衔接上,胸痛中心就是对内整合医院资源,优化流程,提高效率,患者送到后能够快速得到救治,对外与急救网络连接,接受院前信息,提前做好准备。”霍勇教授说,“所以近两年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在做胸痛中心认证。”

  国内最早的胸痛中心是通过美国的认证机构认证的,但中国要做好这件事,不能去依靠美国的认证,因此中华医学会从2012年建立我国自己的认证体系,如今认证机构、认证流程、认证标准均已建立。霍勇教授说:“胸痛中心一旦成立后,可以看到所有指标都在下降,效率提高很明显,所以胸痛中心对心肌梗死的救治确实非常有效。”

  2014年11月20日,中国设立了首个心梗救治日,选择这个日子的原因,霍勇教授说:“1120一个意思是‘要120’,呼吁公众呼叫救护车,另一个意思是‘要120分钟’,与时间赛跑。”

  另外,2015年的3月7日,中国心肌梗死救治项目第二期将要启动,第一期项目做的是在医院里如何改进,第二期要从医院走向急救网络,把急救体系建立起来。霍勇教授说:“将会在16个省市、200家能做介入治疗的医院和六七百家不能做介入治疗的医院中间,建立起网络,推动心肌梗死的救治。”

  但仅靠医院的救治效率还是太低,因为医院能看的病人非常有限,而心肌梗死可防可治,著名Inter Heart研究发现,只要把控好心肌梗死的13个危险因素,90%的心肌梗死可以避免发生。所以霍勇教授表示:“医院是管看病的,管健康还是要靠政府和社会,建立起危险评估和危险矫正机制,这些国外都有非常成功的案例可供参考。”

  最后,霍勇教授强调,心肌梗死发生后,除了心脏骤停后可以进行心肺复苏外,国内外指南都没有建议别的自救的方式,因此不要盲目的自救浪费时间,一定要呼叫专业救治体系。

  (统战部摘自医学界网  2015年3月12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