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风采>
 
沙漠绿洲苁蓉梦——记南疆科技惠民领军人、“肉苁蓉之父”屠鹏飞
发布日期:2015-06-16 浏览次数: 字号:[ ]

  【屠鹏飞博士,九三学社社员、男,1963年4月出生。现为北京大学药学院天然药物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主任,北京大学创新药物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中医药现代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中国药科大学等10多所大学和科研院所的客座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南疆和田。神秘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那点缀在死亡之海中的一簇簇红柳,耐受着千年的风沙和寂寞,为寸草不生的茫茫荒原带来了生机。

  红柳,西北荒漠随处可见。但寄生在红柳根下、与红柳相伴相生的植物肉苁蓉,却是鲜为人知。

  然而,正是这肉苁蓉,已经成为西部荒漠地区致富惠民、改善生态的神器;推动这一科技惠民项目的领军人屠鹏飞,也被南疆干部群众亲切地誉为“肉苁蓉之父”。

  25年汗水——点草成金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炎热的夏日。在乌鲁木齐到南疆和田的一辆破旧的公共汽车上,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挤在连一句语言都听不懂的人群中间,在闷热的车厢内煎熬着。三个司机轮流驾驶,围着天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艰难前行。

  这个年轻人就是屠鹏飞。他博士毕业后来到当时的北京医科大学药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选择沙漠植物肉苁蓉作为研究课题。他对这个寄生生长、同时又富有神奇功效的中药发生了浓厚兴趣。

  肉苁蓉是著名的补益中药,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使用历史。肉苁蓉属植物为寄生植物,分布于我国西北沙漠、荒漠地区,尤其是新疆的南疆地区和内蒙古的西部沙漠地区,其寄主为防沙固沙优良树种梭梭、柽柳等。由于长期乱采滥挖,其野生资源已濒于枯竭,发展肉苁蓉及其寄主的大规模栽培,不仅能够有效地解决肉苁蓉的中药资源问题、满足临床用药和中药产业可持续发展,更重要的是能够防沙固沙,促进西部沙漠、荒漠地区的生态文明建设、地方经济发展和农牧民致富,是一项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于一体的生态产业。

  实地调查取样是着手研究的第一个关键环节。怀揣理想,屠鹏飞上路了。从北京到乌鲁木齐,他坐了3天3夜的火车。又踏上一辆老旧的公交大巴。

  第一次亲身体验传说中的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一路漫天黄沙、遮天蔽日。整整五天的颠簸,车上的乘客都疲惫不堪,而屠鹏飞却分外矍铄。导师徐国均院士的身影,不时闪现在他的脑际。

  那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令人敬佩的科学家!年轻时因筛窦癌手术摘掉一只眼球,创口永远不能愈合,时刻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却每天工作到深夜。脑血栓住院后第二天,屠鹏飞去看他,病床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原来他又跑进了实验室……

  导师的榜样潜心入髓地影响着他。从这时起,屠鹏飞把艰苦环境当成是对自己意志的锤炼。每年春夏之交,一个背着标本夹的年轻人都会出现在于田、民丰等县野生红柳林中,当地村民从看热闹,也慢慢成为屠鹏飞的朋友和帮手。

  那时,县城附近的沙漠中已极难找到开花或结果的肉苁蓉了。第一次到达于田县,人生地不熟的屠鹏飞,在当地医药公司的帮助下,租了一辆非常简陋的小卡车,并由一位收购肉苁蓉的维族工作人员陪同,进入沙漠。没想到,这里成了他永远魂牵梦萦的地方。

  屠鹏飞找了几个维族老乡,大家拿着头部磨尖的铁棒,在红柳林下沙土鼓起的地方,不断向下穿插,深达30多公分,探测下面是否有肉苁蓉生长。经过1个多小时的寻找,终于找到了肉苁蓉,他兴奋极了,急忙照相,并用手轻轻扒开沙土,观察肉苁蓉的生长状况及其寄生情况。

  经过几年的野外调查和实验室研究,屠鹏飞发现管花肉苁蓉的野生资源远比当时《中国药典》收载的荒漠肉苁蓉的资源丰富,其寄主红柳也比荒漠肉苁蓉的寄主梭梭生长旺盛,易于种植,同时管花肉苁蓉的有效成分含量明显高于荒漠肉苁蓉。但是由于管花肉苁蓉没有进入药典,不能作为肉苁蓉使用,尽管当时也有人收购管花肉苁蓉冒充肉苁蓉使用,但到了内地一经药品检验机构发现,都被当做假药销毁。因此,屠鹏飞认识到将管花肉苁蓉收入药典,既是解决中药肉苁蓉资源问题的有效途径,也是促进祖国边陲贫困地区农牧民致富和地方经济发展的一条新的途径。2003年,当时已经是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的屠鹏飞教授向国家药典委员会提出将管花肉苁蓉作为中药肉苁蓉的来源植物收入药典。在屠鹏飞教授大量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比较研究,并建立管花肉苁蓉质量标准的基础上,2004年7月,国家药典委员会决定将管花肉苁蓉作为肉苁蓉药材的来源植物收入2005年版《中国药典》,解决了管花肉苁蓉作为中药肉苁蓉使用的法定地位问题,从此,管花肉苁蓉也由“草”变成了“药”,这也为此后管花肉苁蓉的大面积栽培和和田地区发展肉苁蓉生态产业奠定了法律基础。

  他一年中十几次不倦怠地奔波在北京至和田的铁路公路线。夏天,他被晒得黝黑黝黑,看不出教授模样,晒得像个“非洲农民”;秋冬,漫天黄沙裹着咧咧寒风,把他的手脚冻得长满了口子。

  25载时光荏苒,辛苦甘甜自在其中。大漠深处,多少次身临险境屠鹏飞已经难以记清。上世纪通往和田的道路还很艰难。1998年的一次考察中,同行一位患有糖尿病的企业老总突发低血糖,濒临休克。茫茫沙海那里去找糖?情急之中,屠鹏飞跑进沙漠,找了几棵甘草,赶紧让病人嚼下去。几分钟后,他的病情居然缓解了。以后那老总常对人说,沙漠中,屠教授救了我的命……

  90年代的一次险境让屠鹏飞记忆犹新。那时在乌鲁木齐火车站里,3个拿刀的人威胁屠鹏飞要钱。眼看就要行抢的瞬间,几个环卫工人路过,大声喝问:“你们干什么?”,劫匪们只得悻悻而走。然而屠鹏飞着实吓出一身冷汗。

  人工种植寄生植物,在国际上至今尚无先例。为了解决肉苁蓉的人工种植难题,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屠鹏飞吃住沙漠,带领学生开展了肉苁蓉寄生生物学、野生种质的筛选培育和规模化种植技术研究,并组成多学科合作协作组,突破了寄生植物种子萌发、接种寄生、冻害防治、无害化采挖、高品质加工、寄主植物高效培育种植、病虫害防治等简便易掌握的管花肉苁蓉高产稳产全套技术,使肉苁蓉的种子萌发率从原来的不到30%提高到80%以上,人工接种成功率达到90%以上,开发了种子萌发诱导剂、肉苁蓉种植农机等配套产品和机械,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0余项,并在于田县建立了2000亩管花肉苁蓉高产稳产栽培示范基地,为和田地区大规模发展肉苁蓉生态产业提供了技术保障。和田地区一位历经肉苁蓉产业发展的领导常说:“屠教授让管花肉苁蓉从草变成了药,又解决了管花肉苁蓉的大面积高产稳产种植技术,没有屠教授,就没有和田地区今天的肉苁蓉产业。”

  他把论文写在了广袤的荒原上。 

  科技惠民——造福一方百姓

  2012年,在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持下,以北京大学为牵头单位,申请并获得国家科技惠民计划项目的支持。通过国家科技惠民计划的实施,使于田县肉苁蓉生态产业上了一个新台阶,2013年10月采收鲜肉苁蓉达到4000吨,亩产超过300kg,直接经济效益3200万元。

  目前在和田地区已经发展红柳近40万亩,治理了大片沙漠,形成了近500公里以红柳为主要树种的特色生态经济防护林带,有效地保护了和田绿洲,十年来该地区浮尘天气减少30余天。2014年和田地区肉苁蓉又喜获丰收,仅于田县总产量(鲜品)超过10000吨,直接经济效益达到8000万元,种植农户超过3000户,每户新增收入2.67万元,部分种植大户年收入达到数十万元,其中奥依托格拉克乡的阿不都拉.托乎提老汉,去年秋收收入210万元!另外,生产加工企业近2年新增就业岗位100余个,实现销售8000多万元,利税2600多万元,2014年年销售将达到8000万元。农牧民对屠鹏飞最好的犒赏,就是不断在沙漠中“圈出”自家的苁蓉地。

  此外,肉苁蓉虽然为常用中药,但以往也是属于资源极其短缺的濒危植物。由于来源紧缺,国内100余种中成药产品一度无法正常生产,医院临床用药也经常缺货,影响临床配方。随着于田县及和田地区肉苁蓉的大面积种植,目前国内中药工业和临床用药需求已经得到极大缓解,对我国中医、维吾尔民族医的临床用药,以及中药和民族药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屠鹏飞的研究和视野从没有局限于基础研究,而是着眼于产业的健康发展。2003年,当时已是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的屠鹏飞提出将管花肉苁蓉作为肉苁蓉的来源植物收入药典,解决肉苁蓉药材资源紧缺的问题。

  屠鹏飞深知,解决了管花肉苁蓉野生变家种和大面积高产稳产的一系列技术问题,还远远不够,必须提升肉苁蓉的应用价值,延伸产业链,才能使肉苁蓉生态产业健康发展。

  他带领其科研团队开展了肉苁蓉系统的药理作用和开发利用研究,研制了抗老年痴呆症二类新药“苁蓉总苷胶囊”和便秘治疗新药“苁蓉润通口服液”。发明了优质饮片加工技术和高含量提取物生产技术,使加工后药材中的有效成分含量提高了5~10倍,大大提高了附加值,使提取物产品出口美国、日本和东南亚,并研制了肉苁蓉茶、复方肉苁蓉片、复方肉苁蓉胶囊、肉苁蓉酒等系列保健产品。

  屠鹏飞不仅用自己的研究成果助力和田经济发展,他还为当地教育事业献智出力。

  2004年7月,管花肉苁蓉被确定正式收入药典,当地干部群众非常受鼓舞。和田地区破例给屠鹏飞这一个外地人颁发了科技特等奖,并奖励屠鹏飞5万元。屠鹏飞没有拿这笔钱,自己又搭上5万元,一并捐赠给了于田县斯也克乡初级中学。这是一所民族中学,受制于多种因素,该中学办学条件差,师资力量匮乏,尤其是缺少能用汉语教学的老师。

  经过与当地政府部门商量,屠鹏飞提出与斯也克中学建立长期的帮扶关系,他陆续资助了一些困难孩子上学,还动员了几个制药企业的老总支援这所学校。同时,他接受中学的邀请担任名誉校长,为学校的发展献计献策。 

  为“一带一路”战略献智出力

  于田县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地理位置偏远,自然环境恶劣,共有包括维、回、哈、柯、满、汉等各民族群众约26.2万人(维吾尔族占98.3%)。沙漠、戈壁地貌占63.2%,自然环境恶劣,各族群众生活困难,民情社情复杂,社会发展缓慢。

  然而,随着肉苁蓉生态产业的快速发展,各族群众致富积极性极大提高,他们共同劳动、互学互助,拧成一股绳,和谐局面随处可见。和田地区领导无不交口称赞,说屠鹏飞教授牵头的科技惠民项目,是为和田地区“量身定做”的好项目,既节水,又不用脑力,还省劳动力(当地群众戏称“懒人作物”)。“农牧民有事干了,有经济收入了,生活条件改善了,社会就稳定了。”

  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决策后,作为以科技界人才汇聚为优势的九三学社,十分关注新疆的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早在2000年5月,韩启德主席就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肉苁蓉暨沙生药用植物学术研讨会。他对九三学社社员牵头在和田地区推广肉苁蓉产业的发展非常关心,充分肯定这个既能防沙治沙、又能帮助群众致富的好项目对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意义,确定了九三学社与新疆自治区开展合作的部署。在韩启德主席的统筹安排下,5月九三学社丛斌副主席率队到新疆和田,调研肉苁蓉生态产业发展并出席以“全面推进肉苁蓉生态产业,促进西部生态文明与经济发展”为主题的研讨会。

  新疆的和谐稳定是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保障,九三学社将继续以推动肉苁蓉生态产业发展为抓手,为新疆一带一路核心区建设做出贡献。

  对于屠鹏飞来说,治理沙漠、改善生态、带动农牧民致富、促进经济发展、生态文明……这一个个奋斗目标,都能从他的“苁蓉梦”开启。

  他的梦能实现吗?

  我们拭目以待。

(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戴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