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风采>
 
农工党党员顾晋:世界这么大,为什么病人来找我看病?
发布日期:2016-03-09 浏览次数: 字号:[ ]

  本文为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顾晋教授2月28日在由好大夫在线和健康界联合主办的“中国品牌医生风云汇2016暨好大夫年度盛典”上的讲话。

  世界这么大,为什么病人来找我看病?每一个医生都应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1968年在中国有一件很大的事,在座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一个农民叫张秋菊,得了非常大的肿瘤,她每天只能坐在床上。解放军给她做了手术,切除了肿瘤。她的文化程度不高,只写了几个字——“毛主席救了我”。那时的医生是天使。

  我来自一个医生家庭,我的父母、哥哥和岳母都是医生,那时候医生得到了全社会的尊重。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医生最大的问题是非常烦燥,因为有很多的问题,政府投入不足,百姓需求不断地增加。有很多品牌医生都在介绍怎么样给病人看病,我们的黄洁夫部长曾经说过一句话,“绝大多数的医生无意被奉为白衣天使,也不容被丑化为白狼”。

  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媒体的作用是非常不好的,呼吁媒体的同仁们尊重医生,我们医生真的很不容易。1996年的高考作文曾经有一个题目是《截错了》,在今年春晚中也有讽刺医生的节目,我觉得这个社会对医生的尊重太不够了。职业医闹已经形成了,一直是高素质和低素质结合,打砸抢和文武双全的医闹队伍已经形成了。

  这种情况下我们要问自己,病人是不是亲人?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病人是我们的亲人。什么是亲人?就是血脉相通、骨肉相连,感情大于理性。终末期的病人确实有这样的困惑,法律上说你要回避,可是作为医生我觉得应该考虑。老医生说,病人是敌人,他们用录音笔和针孔摄像对付你。我们受教育的时候说老师说病人是亲人。

  可是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病人,我个人认为不应该宣传病人是亲人,病人就是病人,他是一个有病的人,区别在这儿。我们说医学和科学的差异在哪里?医学也是科学,但医学是温暖的,医学是有温度的。所以我们作为一个医生特别是肿瘤医生,同情和感情这个差异是很重要的。我觉得病人就是人,他是一个有病的人,我们要从人的角度去考虑他。

  我们在看病的时候就要考虑到,要直面死亡,要承认医学的极限。向社会宣告妙手回春、手到病除的赞誉,医学界是承受不起的。医学是很有限的,肿瘤医生的成就感比较差,因为很多病人都死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给医学重新下一个定义,要强调医学不是万能的。所以我们在宣传的过程中,宣传一个好医生不是宣传他什么病都能治,而是说他把病人当成了一个人来看待。

  我作为一个肿瘤医生,可能跟医院很有关系,我们医院还是不错的,因为你有技术人家来找你的,因为这个品牌找你了。医生的诊断技术、手术的技术,临床经验的积累,还有各种技能、外语的能力、运用知识的能力,这些都是你的科学素质,我们的科学素质使得我们的医生能够处理临床问题,能够改变疾病的转归,这个最重要。

  医生的科学精神大多是主动学习的,我们在座很多人学外语、出国进修、参加各种学术会议,都是为了学习医学知识,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科学素质。还有各种各样的制度,比如说要继续教育制度、晋升制度、考试制度,要招聘也要考外语和知识,这些方面我们的医生面临着对科学知识的追求一直是非常积极的。但是,我们还要知道,要有一个人文素质,所以人家病人为什么找你看病?是因为你懂我。我们作为医生要懂病人,要了解病人,我们把病人作为一个人来看待,病人就觉得你真的很亲切。所以我觉得医生的人文素质非常重要。

  什么叫人文?人文就是人类文化中的一个先进的部分和核心的部分,也就是重视人、尊重人、关心人和爱护人。其实我觉得医生在技术上的差别是有,但人文上的差别更大。医生从事医疗活动中必备的元素除了科学元素以外,其他的问题都是人文,我们的沟通能力、科学思维、理性思维、对生活和事业的态度和鉴赏力,我们的职业道德、个人修养、法制观念、科学学风、事业心、责任感、健康的心态等。

  我是一个外科医生,为什么病人愿意找我看病?我怎么体现我的人文?

  比如,我们做完手术都要给病人和家属看标本,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看到标本时是什么心情?今天在座的很多人都是医生,我们把标本拿给病人的时候,常常让他们看到带着血的纱布和手套,看到的是手术的惨烈场面,闻到让人可怕的那种气味,你觉得老百姓能接受吗?我们团队的做法是什么?把标本进行整理,把血迹清洗干净再放到托盘里,这样病人和家属看到标本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血淋淋的场面,而是我们拿走的敌人、致命的病灶,看到的是希望。

  再比如说,我们在做手术的时候,所有的手术室都是敞开的,病人衣服脱光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室里人来人,大家自顾自地一边干活一边聊天时,有没有想过病人的感受?

  曾经我在实习的时候遇到一个晚期肺癌病人,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理都不理我,我也觉得很尴尬。当时刚好是中国女排第一次得世界冠军的关键时刻,作为一个实习大夫,我就开始跟她爱人聊中国女排。这个病人马上就机灵起来了,她说你看了?我说我看了,她说你喜欢排球吗?我说我喜欢,我跟她聊了10多分钟,聊得特别高兴,后来老师叫我我就出去了。她爱人出来以后使劲握着我的手说,特别谢谢你顾大夫,我说我是实习大夫,我什么事都没干。他说,我们在这儿住了半年了,是一个晚期的肺癌,这半年实际上就是等死了,就今天的20分钟是她这半年最放松的时刻。这件事情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作为一个医生很多病你是治不了的,可是要跟病人有共同的语言,去关心他,这个力量比药物的力量还要大。

  我有一个微博,叫城中故事,那里面有我很多的医疗感受。有一篇文章,题目是《难说再见》。一个小女孩,我给做的手术,她才20多岁,做完手术以后,她很快复发了而且两个卵巢都转移了,这时候她就面临着要切卵巢和子宫,而且要把肛门切掉,这对女孩太残酷了。她母亲听完以后就使劲哭,说这个孩子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呢,就什么都没有了。后来跟这个孩子商量,她说我拒绝手术,我什么都没有开始,我不能这样。后来她就出院了,走的时候我特别难过,我作为医生什么都为她做不了。那天的感受特别深,因为我觉得这个孩子太年轻了,后来很多的报纸都登了这个事。我觉得医生的感受,如果真的用心去体验的话,病人是能感受到的,所以病人走的时候对我也非常感激。

  我觉得尊重就是人文,不仅是肿瘤医生,任何医生都需要尊重病人。这张图是一个晚期的淋巴瘤病人,旁边的是她的母亲,蹲在这儿的就是一个医生。为什么要蹲在这儿?因为他要保持视线与病人和家属是平等的,医生永远不能高高在上。所有的医生都要理解,病人是一个人,要把他当人来看。

  医生的角色在社会中应该得到认同,所以你的服装、你的打扮也很重要。我们以前有一个医生,刁着烟卷进病房,对病人说“你出来”,病人就说,大夫,犯人还有一个号呢,您这么一指我就得出来?一个医生要去看病进到诊室里,头发梳得很怪,刁着烟卷再戴两个大耳环,你觉得走错地方了吧。

  为什么找你看病?一个是病人觉得你懂我,还有一个是你替我着想。现在的医疗费用越来越高,我们怎么既看好病,又给病人省费用?

  你的专业名声在外,病人找到你,第一感觉是信任你。北京人讲究有礼,你对老人说“您”,老人就很高兴,问年龄得说“您多大岁数”或者“您高寿”,不能问“你几岁了”,否则老人会觉得我又不是小孩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

  再比如我们给病人做检查,我们诊断直肠癌,经常要做肛门指诊,我们经常说“你把裤子退一下”,但不能说“脱下来”,你让病人感觉到这个医生非常有修养,其实就是几个字的区别,但是很重要。

  我们给病人写处方的时候,有时候病人拿一个本我还要写,有时候病人说你为什么不理我啊。我说我不是不理你,我给你写上,第一你要做这个检查,第二是三个月以后要看门诊,我们都写好了再解释一下,这样避免他再记了。有些人带着笔记本来,很多事我们需要解释一下。

  有一些人的技术很高,可是比较怕脏怕累,我们干这个活就是脏累,我是做直肠的每天跟肠打交道,做肛门指诊确实是很脏的,你不做怎么办。曾经有个病人,去了很多地方检查,我是第一个给他做肛门指诊的。他就觉得,那些医生,都没有摸我一下就说我直肠可能有问题,只有您给我做这个检查,他就说我跟定您了。有的病人说把我交给你了,就是我把性命交给你了。这都是病人对我们医生的信任,我们要珍惜。

  如何告诉病人坏消息?这是一个学问。我做肿瘤外科的人,每天要告诉病人是不是得癌了。我在美国学习的时候,他们有一门课程,专门介绍如何告诉病人坏消息。首先,我们要问病人,“你想知道什么?”,他可能说“我想知道这个病要紧不要紧”。那么第二个问题,你可以问他,“你已经知道什么了?”,他可能说“我已经看了化验单了,是胃癌”,也可能说,“我什么都没有看”。就是这样两个问题,你就知道他对自己的病了解不了解,然后你再告诉他“我有办法”。作为肿瘤医生,你需要告诉他“我有办法”,尽管你是晚期我还可以给你减轻痛苦,还可以给你更多的希望。

  我们通常说告知坏消息要因人而异,因为有的人受不了强烈的刺激,大多数人到门诊来都说大夫您别告诉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实际上病人是知道的,可是大家都没有捅破窗户纸,很多情况下是很累的。大家都说保护性的医疗措施,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方法,所以我总结的方法是“因人而异、避重就轻”。第一次不要说得太严重,比如说没有文化的老头你怎么跟他说?老先生,你的肠子里长了一个毒瘤,我拉掉就可以了。你说腺癌他怎么听得懂?如果面对知识分子,我们可以说,你这里有问题,但我们要进一步检查,你告诉他不是没事儿,而是要进一步检查,这个坏消息缓慢地告诉他。也有一种病人身经百战什么都不怕,这样的人可以直接告诉他,我还有多长时间。

  我觉得现在很多人面临着困难,病人晚期了想回家一趟,因为他要再看一下他熟悉的地方。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回家的路很难》,一个小伙子,他母亲得病了想回家一趟,可是老太太已经接上各种各样的支持设备了,要让她回家特别困难。我就跟他讲我自己的经历,我母亲也得了肿瘤,我挑了一个时间让她回去了一下,她就很安静地走了。

  我们很多的教育还不够,作为肿瘤医生,除了要学会技术以外,要懂得病人的心态,特别是中国人对死亡的态度,还有信仰的力量,小孩如果要死了,你怎么安慰他?孩子你喜欢谁?他说我喜欢外公,我说你不要着急,你很快会看到外公了,他是很受安慰的。有一些年轻人怎么跟他说?人生就是坐火车,都得上车都得下车只是早晚而已,现在有病了早点下,但我们还会相见,这样病人就不会觉得可怕。

  另外这个老先生在美国,他是癌症晚期的病人,在我们这儿可能就得天天插着各种管子,但他却天天跟狗在一起,最后他是回家了,再看的时候他人已经没有了,走得非常地安详和舒适。

  还有一个淋巴瘤的小孩,已经是晚期了,看同龄的孩子都开车了,她母亲也带着她开车。最后,她母亲做了惊人之举,亲自为女儿注射药物实施了安乐死,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例安乐死。

  医学真的是有限的,有一些痛苦的病人不一定非要治疗他,但是这里面有很多伦理性的问题,世界上很多事情是说不清的,也有很多医疗纠纷案会发生。

  病人为什么喜欢找你看病?还有一个原因,你从来不说同行的坏话。中国人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但是一合作就完蛋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思考,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合作?我觉得作为医生不要说同行的坏话,我们有自己的习惯,别人有别人的习惯,尽管做得不对你可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说别人的好话对你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大家把心态放好一点。

  行医的环境也很重要。在我们科室的走廊里,挂了好多自己医生的照片,家庭的照片,孩子画的画,这是病房的温馨的环境,这样的环境中你会感觉到家的感觉。所以在人文的环境和优秀的团队中,这个团队在国内才有影响力,大家才会成为好医生。

  (统战部摘自医脉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